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导航网!手机版

首页武侠 → 修仙界最后的古武高手

修仙界最后的古武高手

左眼上火 着

完本免费

  修仙界最后的古武高手是一部武校小说,其作者是左眼上火。唯一的古武传承者狄言在修仙界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……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。
  雨水从天而降,如同万千银丝倾泄而下,布满了视野范围。
  远处,一匹骏马沿着环山小道飞驰而行,马蹄踏落之下,泥水飞溅,骏马之上的人身披蓑衣,头戴斗笠,背上还跨着一柄鬼头大刀。
  "驾驾"
  尽管骏马已经迅疾如风,但它背上的主人显然仍嫌不够,拼命地催打着马匹。
  "交出金页,饶你不死。"
  忽然,树林中窜出几道魁梧的身影挡在了骏马正前方十数丈处,遥遥对着骏马上的人喝道,与此同时,这几人飞快的搭箭拉弓,嗖嗖几声,箭枝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破空而去。

19.5万字更新:2018/06/21

在线阅读

  修仙界最后的古武高手是一部武校小说,其作者是左眼上火。唯一的古武传承者狄言在修仙界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……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。

小说简介

  古武,是一种杀技,也是一个种族,更是一个禁词。 在凡人界,没人知道古武是什么,但狄言凭借古武,称霸天下。 在仙魔界,有人知道古武,但却从来不敢提及,因为这是一个禁词,凡是与古武沾上边的都将被抹杀得干干净净,尘封于无尽之中。 古武到底蕴藏了什么样的秘密?狄言这个唯一的古武传承者又将面临怎样的命运决择?

免费阅读

  第一章内容

  雨水从天而降,如同万千银丝倾泄而下,布满了视野范围。 远处,一匹骏马沿着环山小道飞驰而行,马蹄踏落之下,泥水飞溅,骏马之上的人身披蓑衣,头戴斗笠,背上还跨着一柄鬼头大刀。 "驾驾" 尽管骏马已经迅疾如风,但它背上的主人显然仍嫌不够,拼命地催打着马匹。

  "交出金页,饶你不死。" 忽然,树林中窜出几道魁梧的身影挡在了骏马正前方十数丈处,遥遥对着骏马上的人喝道,与此同时,这几人飞快的搭箭拉弓,嗖嗖几声,箭枝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破空而去。 骏马上的人双腿用力一夹马腹,骏马飞驰的身影立时顿了一下,而马上之人却是身体腾空而起,鬼头大刀不知何时落入手中,左右各横劈出一刀,刀气荡出,将射向他的两支箭枝挡下,而此时,骏马已经被箭枝穿过了双瞳,倒在泥水之中,惨烈嘶鸣,四蹄乱蹬。

  片刻间,后方又赶来了几名骑马的大汉,与之前射箭的几人将骏马的主人围在了中间,数言不合之下,刀光剑影,拳脚翻飞,众人围杀在一起。 路边的草丛中,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昏倒在其中,此刻,他身上的衣衫已经完全被雨水淋湿了,几只蛤蟆、蜈蚣、蜘蛛不停的在他的身边拼斗,似乎都想独占少年的左眼角部位,而那里,有着一滴蓝色的晶莹水滴,正慢慢地浸入少年的左眼。

  少年名叫狄言,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十五年了,他是个幸远儿,也是个倒霉蛋,幸远的是他赶上了穿越大潮,不幸的是十五年来,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像穿越众一样拥有什么逆天的能力,也没有得到任何逆天的宝物,甚至只在出生时看见过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父母一眼,随后便被一个臭老头带到了名叫求剑门的门派,成了这里的一个小杂役,不仅地位低下,更无法享受求剑门的半点好处。 今天早晨,狄言按照老头的指示,出来采集一些药材,不想在这里碰见了本门中天之双娇之一的林月玲,林月玲不仅人长得美若天仙,身材凹凸有致,出身更是富贵,如今才刚刚十五芳龄,已经是出落得倾国倾城,身边随时都围着一群流着口水的护花使者。

  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狄言不由得多看了林月玲两眼,结果令得此女不悦,一个眼色,她身边的那群护花使者便是狠狠地给了狄言一顿教训,直接将狄言打倒在地,林月玲小鼻子中轻哼一声,调头离去,那群护花使者才收了手,连忙跟着离去,离去之时,还不忘了低骂一声,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?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。

  这样的侮辱,狄言在求剑门中遭遇了太多次,可是这一次,也许是那群护花使者中某人心情不好,出手之时特别重,直接将狄言的双脚给打折了,巨痛之中,他怀着一股怒恨之意昏迷了过去。 许久之后,天下起了雨,雨水淋湿了狄言全身,可是他仍旧处于昏迷之中,雨下了很长一段时间,不知何时,几只蛤蟆蹦蹦跳跳地来到了狄言身边,还有一些蜈蚣、蜘蛛之类的毒虫,这些小家伙无一例外的全都猛抬着头看向天空,不过片刻,一滴晶莹的蓝色雨滴伴着秀明如丝的雨水从天而降,这些小家伙全都各展其能地冲了上去,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,争斗之中,蓝色雨滴在它们身上弹了几下,竟是不偏不倚地滴到了狄言的左眼角。

  还不待那些毒虫争斗结束,蓝色的晶莹雨滴已经消失在狄言的左眼角,完全渗了进去。 当狄言醒来之时,已经是第二天清晨,金灿灿的阳光普照大地,带来一丝温暖之意。 从湿漉漉的草丛中爬起来,狄言猛然一怔,他昨天被打的伤完全消失了,就连断掉的双腿也全都好了,难道昨天的遭遇是在做梦?心中疑惑不已的狄言低头四下看了看,发现四周竟然有着蛤蟆、蜈蚣与及蜘蛛之类的毒虫,只是一只只全都早已死得僵硬了。

  茫然之下,狄言抬头看向四周,数丈外的草地之上竟然还躺着几具人的尸体,鲜红染遍了草野,轻轻一嗅,一股血腥之气夹杂着雨水后泥土野草的清香扑鼻而入,令人有种作呕的不适感觉。 此时,狄言敢肯定,自己昨天所经历的事并非做梦,而在他昏迷之后,这里倒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却是无法知晓,不过做人无艺在身,切莫惹祸上身的道理狄言还是懂的,当即不敢多做停留,收起散落在一旁的采药背兜等工具,转身便是准备离开。

  忽然,一道耀眼的金光闪过,刺得狄言连忙用手挡了挡,随后循光望去,发现某处不起眼的草丛里竟然躺着一块金色的东西,阳光照在其上,金光刺目。 四顾之下,发现此地别无他人,狄言快速地收起那金色的东西藏入怀中,转身飞快地向求剑门方向跑去,直到跑出了数里地,方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,又四下看了看,发现没人注意自己,这才落下心中的大石来。 "金子,这么一大块金子,得值多少钱啊?"兴奋之中的狄言不由得在心中暗想道。

  在求剑门这些年,他可是非常明白钱的重要性,而他一年的收入,也只不过十两白银,算一算,只折合十分之一两金子,这点钱,连混个温饱都成问题,更别说什么小康生活了。这一次天上掉馅饼,直接掉了一大块金子给他,也算是对穿越男的一点点安慰吧。 财不可露白,尤其是在这种杀人如家常便饭似的世界。心中遐想了片刻,狄言便是将那块金子藏了起来,随后到别的地方采了一些臭老头指定要的药材,这才赶回了求剑门。

  由于回到求剑门已经是第二天了,狄言不免被臭老头狠狠地教训了一顿。 臭老头,是狄言给对方的称呼,此人真名叫吴用,人有些瘦,年过中旬依然独身一人,是求剑门的一个外门管事,帮忙宗门打理药材生意。狄言曾问过吴用,为什么他的父母要将自己交给吴用,还带到这么一个破地方来,结果被吴用狠狠地揍了一顿,从此,狄言再也没有问过同样的问题。 求剑门也算是附近有名的大派了,许多人羡慕着那些能进入求剑门的人,但却不知道狄言心中的苦楚。狄言明面上是求剑门的人,可实际上却从来都得不到学武,每天的生活就是跟随吴用管理宗门的药材生意,当跑腿的杂役。像狄言这样的,在求剑门还有不少。 三天之后的夜里,狄言确定没有听到任何有关那块金子的风声之后,偷偷地跑到了自己藏金块的地方,将所埋之物挖了出来,藏入怀中后又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小窝中。

  回来之后,狄言谨慎地观察了许久,确定没有人跟踪自己,随后将屋门关得严实,这才放心地取出了那块金子仔细打量起来。 这是一块如同书页般大小的金块,约四五张纸加起来那么厚,上面印着歪歪斜斜的符号,也不知道是些什么,至少跟狄言所认识的字是完全两码事。

  用手掂了掂,少说也得有二两重,这可是相当于狄言二十年的工钱收入啊! 有了这么一笔横财,狄言最先想到是离开求剑门这破地方,然后用这笔钱做点小买卖,让钱生钱,这样,以后自己的生活就不用愁了,等过几年,再娶几门媳妇,生上几个胖小子,也不浪费穿越而来的机会,只是 "哎,这个破地方,虽然没车没电脑也没比基尼,不过好在男人可以三妻四妾,也算是唯一好的待遇了。"嘴中低喃了一声,狄言脑海中开始浮想联翩,一幕幕美好的未来生活在眼前一一翻动。

  心中遐想了许久,狄言忽然意识到,这金页出现在有江湖纷争的地方,那它的来路,只怕不简单,弄不好还是什么神功秘笈,掌门信物之类的,若是自己就这么冒冒然的卖出去,不仅得不尝失,还有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。 "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?"狄言好奇地左右翻看着金页,对上面歪歪斜斜的鬼画符却是完全看不懂。 研究了许久也没有半点头绪,狄言不免失去了兴趣,况且第二天还有许多工作要做,如果睡得太晚了,第二天准起不来,到时少不了又是一顿教训,当下,便是准备将金页先藏好,等过几天有空了再好好研究。

  就在这时,狄言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左眼有些迷糊起来,似乎是有着泪水在眼眶中打转,随即用手揉了揉,可是越揉,泪水愈发的多了起来,几息过后,竟是有种冰泪盈眶的感觉,对,就是冰泪。眼泪在眼眶中滚动,冰冰凉凉的,特别舒服。 "妈的,这是怎么回事?"狄言冒了一句粗话,心中无比疑惑,要说是哭吧,为何右眼没有呢? 忽然,金页上的那些歪歪斜斜的符号在狄言的注视下仿佛活了一般,化为一串串闪闪的金光,如同金色的飞龙一般在空中翻腾飞舞,最后贯向狄言的左眼,倾刻间便是消失不见,而狄言整个人一下子就昏倒在了床上,在这之前,他只记得,他的右眼所见,那金页并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
版权说明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更多评论

为您推荐

武侠小说排行

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