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导航网!手机版

首页总裁 → 萌妻来袭:腹黑总裁宠甜妻

萌妻来袭:腹黑总裁宠甜妻

凌沐 着

连载中免费

  《萌妻来袭:腹黑总裁宠甜妻》小说的主要人物是司徒兰心上官瑞,这是由网络作者凌沐创作的一本十分好看的现代hga010皇冠备用|免费注册小说。付了钱,司徒兰心捧着热乎乎的山芋往回走,正准备拦车时,忽尔一辆面包车从她面前一闪而过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车里的两名黑衣男子便将她掳了进去,手里的山芋掉到了地上,滚出了好远的位置。
  “好啦,不要可是了,上次不是说有话跟我妈妈说吗?要说什么快说吧。”
  上官瑞撇她一眼:“把耳朵捂上。”
  “干吗?我不能听呀?”
  “当然,又不是说给你的。”
  “可是跟我有关系呀,不是因为我才想要跟我妈妈说话的吗?”
  “别臭美了,叫你捂起来就捂起来。”
  司徒兰心撇撇嘴:“哼,捂就捂,我还不稀罕听呢。”
  她伸出两只手捂到耳朵上,迅速背过身,摆出了一副真不愿意听的样子。

71.9万字更新:2019/08/01

在线阅读

  《萌妻来袭:腹黑总裁宠甜妻》小说的主要人物是司徒兰心上官瑞,这是由网络作者凌沐创作的一本十分好看的现代hga010皇冠备用|免费注册小说。付了钱,司徒兰心捧着热乎乎的山芋往回走,正准备拦车时,忽尔一辆面包车从她面前一闪而过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车里的两名黑衣男子便将她掳了进去,手里的山芋掉到了地上,滚出了好远的位置。

免费阅读

  这一晚,她睡得十分香甜,是二十几年来,睡得最安稳一个晚上,再也不用背负血海深仇,再也不用为了隐瞒上官瑞,而感到负心愧疚。

  上官瑞第二天便出差了,这一走就是五天,司徒兰心每天都再期盼着他回来,以为第六天他就会回来,结果第六天他却在电话里说,还要再等等。

  司徒兰心当时失落得说不出话,只能叮嘱他照顾好自己,便匆匆把电话给挂了。

  晚上,她一个人独守空房实在寂寞,便找出上官瑞的恐怖影片出来看,她挑了部日本的《裂口女》才看到一半,便浑身发抖的把电视给关了,马上给上官瑞打电话:“老公,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上官瑞在电话里戏谑的问:“怎么?就这么想我吗?”

  “不是,我害怕。”

  “怕什么?”

  “我刚刚看了很恐怖的电影,现在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了。”

  事实上,司徒兰心确实不敢睁眼睛,一睁开眼睛就仿佛会看到影片中穿红色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,拿着一把剪刀到处杀人。

  “没关系别怕,你把眼睛睁开,说不定会看到令你惊喜的人。”

  她更加惊悚,躺在被窝里埋怨:“你不回来就不回来,不要吓我行不行,就这样,我挂了。”

  兀自把电话挂了,刚没喘口气,肩膀突然被人轻拍了一下,吓得她尖叫一声,整个人瑟瑟发抖。

  “兰心……”

  咦,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,她猛得掀开被子,短暂的错愕后,突然扑过去:“老公!!”

  两人紧紧的抱着对方,司徒兰心差点眼泪都出来了,当然不是因为难过,而是因为惊喜。

  “你怎么每次出差都这样半夜回来吓我?”

  “上一次是临时决定,这一次是为了给你惊喜。”

  司徒兰心看着他耀眼的五官,看着他眼底已经燃起的情|欲,更紧地抱住他的脖颈,抬起自己的身体朝他贴了过去。

  她也很想要他。

  想要他的全部。

  他几乎再没有犹豫,将她抱到了沙发上。

  他执迷地吻她。

  “瑞……”她趴在沙发上,声音微颤,“去床上……好不好?”

  他没有说话,这时抱着她,几乎是从沙发上滚落下来、到了柔软的地毯上。

  “就在这里。”

  她真的是从来没见过他这么激动的样子,刚刚做的时候,几乎是有些野蛮冲动地在动作,恨不得将她生吞了才好。

  上官瑞结实的身板上都是汗,他抱着她往浴室走,低头亲她的耳朵,嗓音低哑,“宝贝记得,被饿久了的男人,都是这样的。”

  她耳根都红了,趴在他肩上轻轻咬了他一口。

  司徒长风的罪名因为证据确凿被移交检察院,上官瑞动用关系找到了当年被他买通的护士,又收回被他私自变卖的罗济合同施工权,一时间债主纷纷上门讨债,所有银行的存款被冻结,房子也被法院没收,阮金慧和女儿一夜之间,成了无家可归身无分文的穷乞丐。

  两人去向亲戚朋友求助,可别人一见到她们就像见到了瘟神,唯恐躲之不及,最恐怖的是,那些被拖欠工资的员工,更是扬言只要找到她们母女俩,就要她们以命偿还欠下的债。

  司徒娇跟着母亲东躲西藏,过着一生中都没有经历过的狼狈生活,终于司徒娇忍受不了了,哭着跟阮金慧说:“妈,我们去向司徒兰心求饶吧,这样老鼠过街的生活我真是一分钟也过不下去了。”

  阮金慧颓废的摇头:“她对我们恨之入骨,一定不会原谅我们的,况且,要我跟她认错求饶,我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  “妈,现在我们一日三餐都成问题,还要面子做什么?赶紧去吧,你要拉不下这个脸,那我一个人去好了。”

  阮金慧挣扎了许久,终于同意了女儿的提议,厚着脸皮来到了白云公馆。

  此时正值傍晚时分,一家人围坐在餐桌上吃着晚餐,门卫来报:“报告老爷夫人,司徒长风的太太和女儿要求见少奶奶。”

  司徒兰心蓦然抬头,有些许的惊讶,即刻便又恢复镇定。

  上官瑞唇角扬起了一抹冷酷的笑:“终于来了。”

  他起身说:“放她们进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阮金慧带着女儿战战兢兢的来到了客厅门外,却不敢迈进去,上官瑞拿着一只馒头放在脚下踩了踩,然后走到门边,手一抬扔过去:“要饭的,吃的已经给你了,快滚吧。”

  司徒兰心站在上官瑞身后,看到他这一举动,知道他是在替自己出气,心里很是感动。

  “我们要见司徒兰心。”

  司徒娇被羞辱的虽然很气愤,可碍于自己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,便把那口气给咽了下去。

  司徒兰心缓缓上前,面无表情的质问:“见我作什么,我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想见就可以见的。”

  母女俩赶紧上前,噗嗵一声跪了下来,阮金慧率先说:“兰心,我错了,对不起,我真的知道错了,我向你认罪,求你高抬贵手,让上官瑞把你爸弄出来,让我们的生活回到原来的样子吧?”

  呵,司徒兰心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:“我让你们的生活回到原位,那谁来还我妈妈的命?你们造的孽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挽回的吗?善恶到头终有报,早知如此,又何必当初!”

  她冷冷的转身欲回屋,司徒娇却抱着她的腿不让她走:“姐,对不起,一千句一万句对不起,求你原谅我们吧,看在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液,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计较了好不好?”

  “对不起?你不觉得你的对不起来得太晚了一点吗?不是每句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,而且,我也为跟你流着同样的血液而感到无比的耻辱。”

  “那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们?”

  阮金慧像一只哈巴狗,再不见往日的威风。

  司徒兰心想了想,回转头一字一句的说:“去我妈妈的坟前跪三天三夜,我妈妈原谅你了,我自然也会原谅你。”

  母女俩闻言脸色铁青,司徒娇忍不住质问:“你这是存心刁难我们吗?死人怎么会说话。”

  “去是不去你们自己考虑,去了你们或许还有一丝希望,不去的话你们就一丝希望也没了。”

  司徒兰心懒得跟她们废话,表情明显不耐烦。

  “好,我们去,我们这就去。”

  阮金慧拉着女儿的手就走,想想又回头诺诺提议:“能不能一日三餐给我们送点吃的?我们……”

  “放心吧,为了防止某些人正面一套背后一套,我会派三个人日日夜夜盯着你们,不会让你们还没有赎完罪就饿死在墓地。”

  上官瑞郑重宣布,听了他的话,母女俩脸色再次变了变,带着不甘心匆匆离去。

  为了能过上以前舒适的日子,阮金慧真的与女儿来到了吕秀桐的坟前,深吸一口气,跪了下来,一天,两天,三天,第三天过去后,母女俩已经起不来了,膝盖痛得仿佛粘在了地上,动一动,就是撕掉一层皮的痛。

  司徒兰心与上官瑞来到了山上,看到母女俩狼狈的样子,司徒兰心才觉得心口堵着的一口气终于出了,上官瑞把一张卡扔到司徒娇面前,说:“这是你姐姐摸着良心让我给你们的,带着这笔钱跟你妈滚得远远的,从此后再也不许踏入B市半步,否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阮金慧一把捡起地上的卡:“那我老公呢?”

  “别得寸进尺,连你老公都相安无事的话,那躺在这地底下的人该如何安息?”

  司徒娇还想说些什么,被母亲狠狠掐了一把,母女俩使出吃奶的力气爬起来,亦步亦趋的下了山。

  司徒兰心站在妈妈的墓碑前,流出了欣慰的泪水:“妈妈,你终于可以安息了,那些坏人,他们也终于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惩罚。”

  “还惩罚呢,按我的意思,岂能这么轻易放过那对狗母女。”

  上官瑞有些愤愤不平,昨晚司徒兰心突然跟他说,想要放阮金慧和司徒娇一条生路,他当时不答应,可她却说,怨怨相报何时了,凝具了十几年的仇恨,是时候放下了。

  司徒兰心回转头,冲他微笑说:“我知道你是想替我出气,可我现在心里的这口气已经出了,也许是便宜了她们,但我们只要问心无愧就好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版权说明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更多评论

为您推荐

总裁小说排行

人气榜